2011年10月2日 星期日

謹記東日本大震災中的自己。

    3月11日,日本發生了兩萬多人遇難的東日本大震災。身為受災災民一分子的亦竹,在踢爆了陳光標的欺世盜名行為後,有很多網友指責我說「最少人家還有作事,那你呢」?
    男人不必嘴炮,只要作就對了。所以當時面對一堆嘴炮的鄉民,我沒有多作辯解,而震災過後的半年,亦竹現在公佈,我當時作了什麼。

2011年6月25日 星期六

男の一人旅~~広島厳島神社の旅


    在日本為博士論文奮戰的亦竹,終於也到了快完成任務的時候了。藉著把完成的論文交給老師準備修改之際,亦竹從東京坐了十二個小時的巴士,來到了西日本的廣島縣,準備探訪號稱日本三大名景之一的嚴島神社。

    嚴島神社雖然位於廣島市旁的廿日市,但是其實它名符其實地是位在一個離廣島不遠的小島「宮島」上。所以要到嚴島神社,必須要搭船前往。
在前往嚴島神社搭船處的宮島前車站裏的「宮島世界遺產」海報。




 

2011年5月31日 星期二

日本的美學漫畫「戰國鬼才傳」----へうげもの

你可以為了「物欲」而死嗎?
    許多描寫戰國時代的小說漫畫作品群中,「戰國鬼才傳」算是一部異色作品。許多以戰國為題材的作品,不是強調亂世的戰爭過程,就是把重點放在武士的情操、甚至戰爭的血腥等等。不過戰國鬼才傳,卻是把人類永遠的課題「物欲」放在第一位。故事的主角古田織部並不算是個出色著名的戰國武將,不過卻是個出色的茶人,文化素養極高、算是當時的美學主義者。

我不懂陳唐山。

    最近台南的一場立委提名戰,鬧得烽火連天。不但陳師孟、陳唐山兩位前輩出來嚴正抗議,支持者間也是人身攻擊齊飛,派系、通敵等大帽子都祭出來,一時間好不熱鬧。
    其實,在這場大戰之前,老市長和新人間的一場提名戰爭,就已經聞出濃厚的火藥味。
    在網路上,看到有人攻擊個人相當尊敬的陳唐山前輩,更有說他是「派系代言人」的指控。這些紛爭,讓小弟非常的心痛。看到這種情形,讓小弟想起唐山前輩和小弟吃飯時所講的一句話:
    「所以你就知道,這些政治人物講的話實在是不能聽」
    我和唐山伯差了四十歲。他的人生不是我所能夠完全理解的。在美國擔任公職十九年,為了年輕時的理想而拋下在美國的舒適生活,以一介學者之身,投入了政治濁流之中。為了心裏的理念,拼命地說服和自己見識、學識相差何止十倍、百倍的下里巴人們,甚至曾經為了自己進步的政治理念,而被一群無學無品、號稱代議士的貨色們從議會殿堂趕了出去。
     他為了是什麼?
     曾經他放棄了所有更上層樓的目標,只因為危機感而決定再次出馬,卻因為某些人的利益而被打成了利欲薰心的老賊。在面對黨即將分裂的時候,他又毅然決定退出,為了大義支持他認為較為理想的人選。
     有時候,我真的不懂。只要看看他的日常生活,就知道這數十年為台灣的付出,並沒有為他帶來任何的富貴。現在的唐山伯,仍然是在台南新營小小的公寓附近,騎著再老再破不過的腳踏車,只在市政中心擁有一個小小的辦公室,中午仍然吃著再便宜不過的豆菜麵。在我看來,許多人接近他是各有意圖的。但他卻也不斷地願意這樣被利用,為了台灣的付出並沒有為他帶來太多的掌聲,卻因此得到了許多攻擊、樹立了許多敵人。
    在人情義理慢慢從台灣政壇消失的現代,我之所以尊敬這個七十多歲,一般人看來已經是過氣人物的老伯,就是因為他的「敢行敢言」和對「人情世事」的重視。因為他有自己的大是大非,所以在作某個決定可能得罪許多對立側人士時,他從沒有考慮過自己的得失。
    這次的提名過程也是一樣。我不只一次聽過唐山伯說過,其實自己所支持的政治人物,並不是自己所最欣賞的----的確,以他的見識和經歷,在台灣是很少人比他有更廣視角的。但是為了台灣的民主進展和建國的信念,他卻願意去支持他認為較為理想的人選,就算因為這樣,必須忍受複雜人際關係所帶來的惡意攻擊和中傷。
    我敬佩這樣的唐山伯,但心裏卻也存在著一點點的懷疑----
    唐山伯的理想,是完全的民主和獨立的台灣。這當然也是我的夢想。但是看到唐山伯所遇到的無奈和挫折,不禁也讓我想到,如果台灣仍然如此不完全、仍然這麼少人能夠理解陳唐山的高邁理想,那麼…
    如果真的台灣獨立建國了,那麼台灣會是什麼樣的一個新國家?
    個人夢想中的台灣,是一個雖然人口和面積不能和大國匹敵,卻能以開放性、多元性和深厚的文化內涵,在世界村裏得到自己一席之位的小而美文化強國。最近的風波,把我更加推向了自己的矛盾之處。唐山伯的確讓我尊敬,台灣主體意識也因為唐山伯等前輩的無私而有了今天的成果。那麼我們這一代的人,是否該開始思考,如果台灣真有建國的一天,那麼我們要留下一個什麼樣的國家,才是足以讓我們向子孫們自豪的?如果台灣建國了,卻是一個短視近利的淺碟小國,那麼是否就真的所謂「獨立建國」才是唯一的正義,其他都是不必去管的小問題?
    這是唐山伯的課題,也是我們這一代人的課題。
    朋友們不必懷疑小弟對於台灣主體意識的信仰。但就因為這個信仰,才讓我不得不思考這個問題。身為一個台灣人,應該作些什麼?台灣未來應該是個什麼樣的國家?目前,小弟自己並沒有一個確定的答案。也或許,這個問題窮極一生,都是個永遠必須思考、永遠必須追求的終生課題。我不知道陳唐山的視線望向遠方未來的何處,但是作為一個男人、一個台灣人,我不能輸給這個上個世代的巨人,必須找出未來自己的價值、台灣的價值。


    秘書長,有一天我會把我自己得到的答案向您報告的。

2011年5月10日 星期二

時代劇的極緻殘虐美學----「劍豪生死鬥」シグルイ

這套漫畫,是還在稻江教書時的某個空堂,不小心在圖書館裏發現的。
\
    原名的「シグルイ」(SHIGURUI、死狂い)是來自於武士道經典「葉隱」裏的一段:
「武士道とは死狂ひなり、人一人の殺害を数十人して仕かぬるもの」(武士道就是像死一般的狂熱。要殺害一個武士得用上數十個人)

    這樣,大家大概就知道這是部什麼樣的作品了。沒錯,雖然是描寫江戶時代的漫畫,但是內容卻是日本的特異血腥暴力美學。只要看看其中幾集的封面,大概就可以知道內容的聳動:

2011年5月8日 星期日

RIKI-OH----力王,暴力美學的「滴血英雄」

    震災大致穩定了下來,而亦竹也作了許多自己應該作的事(至於作了什麼,有待後記)。所以自己就回到了筑波,繼續我的苦難博論之旅。而在無數的日夜顛倒奮戰日子裏,有時候把原稿交給老師,等待老師修改的時候,小弟有時候會跑到漫畫喫茶裏,暫時沈浸在自己喜歡的漫畫世界裏。




   不知不覺,小弟又開始重看了國中時看過的一部漫畫「力王」。

2011年3月15日 星期二

標哥救災記----護航的媒體,扭曲事實是覺得台灣沒人看得懂日文是吧?

今天在某個中文新聞網站上,看到了這樣的內容:

「救災英雄」?日網友:搜救時手電筒沒開…(2011/03/15 16:53)

  • 陳光標深入災區救災,卻被日本網友發現手電筒電源沒開。(圖/擷取自網路)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國際中心/綜合報導

「大陸首善」陳光標聽聞日本發生地震、海嘯後,立即投入救援行動,除捐款100萬元人民幣外,更發送近30噸的民生物資。不過有人質疑,他「隨身 攜帶」攝影團隊的行為,根本是在打廣告,其中一張「忘了開手電筒」的照片,更讓人覺得是在作秀。

陳光標11日晚間8時30分從北京出發,經香港飛赴日本投入救災行動。他一抵達東京就購買了5輛貨車的救援物資,並組成「Team陳」直接深入災 區發送;他指出,由於東京官方頒布臨時限購條令,因此要購買如此大量的民生用品相當不容易。

據陳光標表示,當地政府非常歡迎他的到來,更有政府官員讚揚他是「第一個趕往日本的民間救難者」。而日本媒體也以「救災英雄」稱呼他,並讚賞他熱 心賑災的善行可作為所有富豪的典範。

但有日本網友對陳光標的高調舉動不以為意,有人po文留言說:「不管自己國內的雲南地震,擅自跑來日本救災,還無理地要求他人報導,這種行為相當 沽名釣譽。」還有人仔細研究新聞照片後說:「是因為有燈光師嗎?他的手電筒電源根本沒打開嘛!」

除了手電筒,陳光標前方的玻璃還是刻意被拆下堆放的,讓日本網友直說:「這人可愛到難以討厭他。」(圖/擷取自網路)


所謂海嘯侵襲後的「廢墟」,日網友稱應該本來就是垃圾場。(圖/擷取自網路)


在一陣罵聲中,還是有網友認為,陳光標願意捐獻鉅款,並「頗具行動力」的前來賑災,就算拍攝一些表演照片應該也無妨。也有人說:「他其實是個不錯 的角色,讓人想起『撒旦先生』!這個人的善心與品德都足夠上天堂了。」(責任編輯:張力天)

註:撒旦先生是日本著名漫畫《七龍珠》中的搞笑角色,喜歡吹牛又愛出風頭,不過為人善良,而且總是願意為了拯救地球挺身而出。



給大家一個建議,就是到日文的yahoo網站 http://www.yahoo.co.jp/ 裏,用「陳光標   中国人 売名行為」檢索一下,就可以得到許多的結果。而第一個結果,就是這個媒體所採用的:

http://news020.blog13.fc2.com/blog-entry-1350.html

先跟大家解釋一下,「売名行為」在日文與其說是沽名釣譽,不如說是假藉災害或慈善之名的詐欺宣傳行為。小弟再怎麼樣也在日本國立大學研究所混了幾年,對小弟日文有意見的非日本人朋友,歡迎公開安排任何電視台或媒體,和我單挑用日文討論。
上面有一句說陳光標可愛的內容是這樣的:
「除了手電筒,陳光標前方的玻璃還是刻意被拆下堆放的,讓日本網友直說:「這人可愛到難以討厭他。」

而原文呢,卻是:
>>662
リアリティ求めるんなら割るだろうな
これは憎めないwww
 
正確翻譯:要追求寫實性的話,應該要打破玻璃吧?這真是「蠢到讓人沒法討厭」了。
 
會把「憎めない」用正面解釋的人,你日文是怎麼讀的?
 
 
接下來,同一篇網頁, 人家說他「可以上天堂」,是充滿了無限的嘲笑和看不起,裏面一堆人講標哥就像金正日一樣搞假宣傳,媒體你怎麼不寫?日本人對陳光標觀光的不屑,竟然能被你們解釋成愛上陳光標,你們可以再繼續鬼扯下去沒有關係。最好,把這件事情鬧大,然後我們一起到日本去把它登上富士電視台等媒體,看日本人民意如何啦!標哥這麼高調,怎麼會高調到現在日本媒體還沒人鳥他?!日本媒體根本就把這位先生當笑話一般!
 
最後,要靠北的標哥信徒,你們的作秀標哥現在也因為原發事故被趕回東京了。小弟的筑波市進入放射線範圍,所以只好先行緊急回到台灣(在日本往西邊走一樣無法救災,而且生活費用更貴,因為小弟必須住飯店)。在那之前,小弟可是身為受災者一分子。
以受災者一分子的身分,除了要譴責標哥到千葉縣作秀(這一點也被日本網友拿出來嘲笑他作秀也差不多就好了,台灣標哥信徒們可以放棄了)之外,其實更可惡的,是標哥所謂「救濟」的物質,是在日本國內和其他災民搶的。日本人並不欠錢,而是欠因交通寸斷後欠缺的物質。如果你是從中國帶來,我沒意見。但你在關東地區才大量採買東西,就同時有真正的災民因為這樣買不到東西!然後你再一副拿搶別人資源的東西,來「救濟」別人的表情嗎?
 
你調來的車一看車牌就知道是千葉租來的,別跟我說你物資不是同樣從災區千葉縣調來,不是大量屯物資相對害另外人難買東西的。最讓人覺得可惡的,是你在那邊裝肖裝亂說救出阿婆,還說日本「不像中國有這麼多民間志工」,「大家都只顧自己」,所以才讓你還能救出人來。
標哥的針對日本民情鬼扯言論和護航御用媒體: http://news.sina.com.tw/article/20110314/4265025.html

我咧姦爾娘啦!

地震大國日本,民間防災自主團體健全度和活動力不如說是世界第一。日本的NGO團體密度極高,民間的互助能力,只要有看最近NHK報導的人就都有極強印象,你標哥是當全世界都瞎了是吧?講到災害時「大家都只顧自己」,抱歉我想到的是另一個他媽的下三濫國家。

 


2011年3月14日 星期一

陳光標赴日救災真相

   聽說,到台灣撒錢的中國大善人陳光標到日本救災了。由於小弟現在也正在日本茨城縣受災中,所以特別關心了這個消息。後來,在他的微博上發現了這張照片:

  報導是說,標哥是到千葉、茨城、福島等災區救災的,但這張照片一看就知道是在大阪的梅田車站前拍的,兩地相隔500多公里…不過,標哥可能是從關西機場到的,恩恩。我們比較關心的,是他真的有沒有到第一線救災吧?OKOK。我們來看看:

陳光標微博:  http://t.qq.com/chenguangbiao/
大家請注意一下他的背景後面兩個商店店名:
從這個「イシゲ写真」和「加瀨時計店」(招牌上是寫SEIKO加瀨)來看,我們可以找出他是在千葉縣的旭市:
GOOGLE MAP裏的標哥所在:放大就可以知道標哥背後的兩間商店位置:


檢視較大的地圖

  恩恩,我們可以查到千葉旭市的網頁:
http://www.city.asahi.lg.jp/section/soumu/news/2011-0311-1926-2.html 千葉縣旭市網頁

請留意上面的網頁裏,有一個「千葉國體」的圖案,是在旭市主辦的運動會,請大家仔細看一下它的吉祥物,因為標哥的微博裏,還有另一張照片:
http://t2.qpic.cn/mblogpic/ded58eb5ffc78878691c/2000   收容所標哥訪問照片
對,所以我們可以確定標哥是在千葉的災區旭市救災了。那麼我們來看看旭市的受災情形:
http://www.tokyo-np.co.jp/article/chiba/20110314/CK2011031402000054.html  千葉縣家屋全半倒情形,旭市佔九成,1800人避難。

但是我們看看旭市網頁,可以知道在現在這個時間,旭市已經有水有電,避難人數也降為三百人了。而標哥是昨天去的,在千葉茨城等次災區,很多地方昨天開始就有水有電了。

有人應該會開始罵了,那作者你呢?你怎麼不去救災?

第一,因為我們自己在的就是災區,到現在超市超商架上還是空的。第二,如果是要去像旭市這種地方,那我幹麼去?標哥的微博裏,看來就是在旁邊插花的,我們現在去,不是白目惹人嫌嗎?因為我們只有一身力和熱血,沒有人民幣。我的學弟有一位出身宮城縣名取市,沒錯,就是那個被水流走的名取市。雖然確定家人平安了,但卻歸心似箭回不去。為什麼?因為我們沒有重機具,現在這個階段回去,第一交通寸斷,第二,我們沒有救災的專業能力。

這就是為什麼亦竹一直在講說要過一個星期再去,而不是現在去插花拍照的。大家看看標哥的微博,尤其是救阿婆的那張,大家自己評斷一下吧。而如果真要去千葉大救災,應該要去石油工廠那邊吧?請看下圖,你就知道火災現場和標哥所在的位置距離:



檢視較大的地圖

為什麼標哥會說千葉縣的官員會說:「你們是第一隊來幫忙的外國朋友?」因為像千葉和茨城這兩個次級災區,像旭市這種地方多如牛毛!小弟所在的筑波市,和另一個學弟所在的千葉縣香取市(原來的佐原市),現在還是水電時有時斷。而且最重要的是,這些地區的日本朋友們早就開始自我恢復的工作。標哥的日本救援到底是真的奮勇高調,還是插花作秀,小弟不作評論,只是把事實整理出來。另外,以上資料全部由小弟負文責,FB上也可以查到小弟的真實姓名。小弟是以觀光身分回到日本交論文的,在災後,小弟可以衝回台灣的,但小弟沒有,決定留下來盡一點心力。我和其他日本朋友一樣強烈期待交通網的恢復,讓大量義工可以進入災區。不過,請大家回想一下八八風災和九二一的經驗,幫助絕對必要,但不是現在。現在到得了的地方,只是錦上添花而已。台灣和各國的救難隊,他們才是真正進入險區,真正冒可能有幅射危險的無名英雄們,我們要致敬的,是這些不會上媒體、不會自拍的真男人、真勇者們。


請一起為日本祈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