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1日 星期三

水戶黃門與日本拉麵----思想、民俗與美食的交會



今天,我們來談點不一樣的。我們來講講朱子學在日本的影響----不管是嚴肅的,還是很生活的。



常來河南參謀本部的朋友們,可能都很習慣蔡桑這個總是在討論軍國大事,百年文化大業的風格了。今天我們一樣要來談談所謂的儒學在日本的影響,但一方面也要講些比較有趣的事例。今天,我們來講講「水戶黃門」。




講到水戶黃門,很多朋友大概腦裏浮現出的就是這個畫面。沒錯,如果要簡單一點講的話,水戶黃門就是一個通俗的日本單元劇,裏面的內容大概就是日本版的「嘉慶君遊台灣」或是「乾隆下江南」,貴人偷偷微服出巡然後吃遍美食,然後也一定都會遇到被惡霸或是狗官欺侮的好人,然後大概在晚上8點45分的時候(這個單元劇是晚上八點播的)黃門的部下會拿出水戶德川家的印籠(印鑑盒子)表明水戶黃門「天下副將軍」的身分,然後懲惡揚善,歡喜大結局後水戶黃門大人一行人離開到別的地方繼續爽快這樣的劇情。



這個在日本播了42年的劇集,已經成了通俗文化中一個重要的部分了。那麼,這個體諒平民、站在被欺壓百姓的「水戶黃門」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物呢?簡單的說,他是幕府時代水戶藩的藩主,真正的名字叫徳川光圀。這個圀字其實就是「國」的意思,八方為國,是個蠻有趣的漢字。




這位仁兄在接掌藩政之前,聽說是個素行不良的惡少。有個他相當有名的故事,就是有一次他和幾個朋友(當然也都是高身分的武士之後)喝酒完後,進了某個神社坐在裏面休息。結果神社裏竟然有幾個賤民流浪漢在裏面過夜,黃門的朋友提議要宰了他們來試刀。在一陣混亂中,賤民裏有人大哭說:




「我們都已經這麼慘了,怎麼還要殺我們,就饒我們一條賤命吧!」




黃門心想也對,於是心生不忍,就罵他朋友說「無聊,幹嘛這樣」。結果他的朋友罵了他一句「沒膽就講一聲啊,幹」。




結果是,黃門覺得「武士被罵沒膽是不共戴天之辱」,於是就從神社地板下抓了一個跑得慢的倒楣鬼,宰了。











這就是戰國時代剛結束、戰國餘風還殘存時的江戶時代初期的「武士道精神」。雖然德川家成了征夷大將軍,是掌管天下的「御公儀」。但是上朝時穿著公家貴族服裝的武士們,其實習性還是這樣的。


而後,黃門哥因為讀了史記的「伯夷」篇而改過向善,成為了日後的名君。至於「水戶黃門」這個名稱的由來,水戶兩個字當然不用解釋,是因為他是水戶藩的藩主。而黃門呢,其實是因為水戶藩的藩主在朝廷體制裏,前例最高的擔任官職就是中納言。而中納言這個官在中國的律令制裏的官名就叫「黃門侍郎」,於是就得到了這個美稱,也是後來時代劇裏德川光圀的代稱。不過這是官方說法。蔡桑當然要說一些比較奇怪和funky的講法給大家知道一下。


會一點日文的朋友都知道,「黃門」的日文發音koumon其實平常在生活裏用的詞,其實是「肛門」這個字。沒錯,「水戶黃門」和「水戶肛門」的發音是一樣的。有傳說道,黃門大人其實是個基佬。而在戰國時代,甲甲的「眾道」其實是公開的很多武將喜好,也沒那麼見不得人。黃門大人年輕時喜歡幹人咖稱,後來老了體力比較差了,就轉職成了「受」方,於是常常給家臣幹咖稱,就得到了這個「水戶黃門」的美稱。


當然,不要問我是怎麼考證的。這種問題有點二百五XD。


 今天要講的呢,是這個國民英雄(?)比較不一樣的事蹟。其實真正的水戶黃門,在歷史上留下最大的功績是水戶藩以一藩之力、兩百多年的時間完成了「大日本史」的史詩級編史事業。其間由於獎勵學術而產生的「水戶學」,更是以儒學為基礎而間接啟發了日後的尊王攘夷思想,而締造了明治維新這個日本史上偉大的政治工程。不過,剛才雖然提到日本人很多人認為他是名君,但這個花錢的事業其實造成了藩的財政困境,所以民眾的生活並沒有很好。名君與否,見仁見智。而水戶黃門為了提倡儒學,特地從中國迎來了因為大明滅亡而亡命海外的大儒學者朱舜水先生,來指導水戶藩的儒學發展。朱先生從來沒有在大明任官過,因為他覺得朝廷腐敗。但是大明亡於李自成而後天下被滿清接收後,他反而參加義勇軍和鄭成功等串連,在反清復明事業受挫之後,才來到日本繼續宣揚學術,是個有GUTS的讀書人。



這個藩主和朱先生有著父子般的年齡差距,但是據說兩人關係極好(不要再提肛門了,不是那個),常常兩人促膝長談到天明。而也因為朱先生的薰陶,水戶藩的儒學大為發展。不過朱先生的來日,卻帶給了今天看來比儒學更大的文化遺產----






沒錯,就是拉麵。這個現在大家都知道發源於中國,也大家都知道和中國的麵完全不同口味的偉大文創產物。


朱先生來到日本,在與黃門的交流中,某日自己下廚煮了麵給黃門吃。當然,朱先生應該當時有講說「這是偉大文明國中國的食物,給大人你吃吃」之類的美食節目常見台詞。黃門大人吃了大為讚賞,於是除了儒學以外,也向朱先生學了這個絕技,日後還常常在家臣來自己宅邸時,自己下廚房下麵給大家吃。而朱先生和黃門大人不愧儒學之徒,麵裏的「五辛」(大蒜、韮菜等香辛植物)和豬肉與麵條的配合,照他們講也配合了中國的五行之說,真是吃麵就吃麵,還屁些五四三的幹嘛啊(大誤)。



不過就跟台南的牛肉湯也有好幾種起源說一樣,這個「水戶黃門日本拉麵初體驗者」說,當然也有人挑戰。因為朱先生剛到日本時,其實是居住在華人較多的長崎一帶。所以也有人說在長崎時代時朱先生早就有傳下拉麵作法,所以長崎的才是日本初代拉麵之類的。



其實,後來水戶當地在最近也出現了所謂的「水戶藩拉麵」的復刻,意思就是重現拉麵第一次來到日本時的口味。不過只要好好想想,就算長崎起源說不是真的,朱先生真的是到了水戶才把拉麵秘技傳給黃門大人的。但在那之前,日本早就有「唐人」(大陸人士,不只中國人,朝鮮人也算)出入,連鄭成功這種中日混血都有了,那這麼長的時間裏,都沒人煮麵,還得等到朱先生這個讀書人來教大學下廚嗎?


總之,故事真假不重要,歷史性和故事性才重要。而這也是所謂文創的精髓不是嗎?只是日本的文創不是在嘴邊嚷嚷然後政府撥預算給一堆藝文掮客在浪費稅金,而是真正在生活中和鄉土愛一起體現出來而已。



總之來日本時,記得來碗拉麵!然後吃的時候,別忘了黃門大人和朱舜水先生這兩位大人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