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7日 星期四

魔獸信長武士道-----織田信長的偉大之處。



織田信長,在日本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下面這張圖裏看起來像是藥物使用過量、或是性變態的畫像中仁兄,就是日本的大英雄。




信長已歿數百年,但現在的日本,仍然津津樂道這名英雄。這位日本史上的改革先鋒,對於日本這個國家,具有劃時代的意義。信長的偉大,在於他超越了他所在的時代。我們讀歷史,常有以成敗論英雄的毛病。所有的傑出人物,好像他們的成就都是理所當然,而常忘記了一個人要超越他所身處的時代背景,需要多大的才能和努力。

比方說,西方先哲亞理斯多德,夠偉大了吧?不過這位仁兄,卻曾義正言辭地說:奴隸制度是必要的。以現代的眼光看來,這種論調簡直鬼扯兼邪惡。人生來平等,一代大哲怎麼會說出這種不識字擱沒衛生的話呢?


亞理斯多德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他所處的時代,生產力根本和現代無法相比。所以如果亞理斯多德這種知識份子要可以專心思考、追求真理的話,那麼當然需要有專門幫忙勞動生產的奴隸階級存在,否則食糧供給就不夠了。而像奴隸這種給他們時間他們也不會用來探求人生意義的「下等」階級人,當然最好是幫知識份子勞動了。

儒家的「君子勞心,小人勞力」也是同樣的理論。人人生而平等,是生產力大為提昇,人類開始除了擔心吃飯之外,可以擁有自己空閒時間之後的事。

所以說,連對賢如亞理斯多德而聖如孔子之輩來說,要他們超越自己的時代,都是多麼困難而不可及的勾當。織田信長,卻完成了這個不可能的任務。

那麼,我們從那裏可以看出信長超越了自己所處的時代呢?

第一個,信長所達成的,就是具有當代人所沒有的遠見。

何謂遠見呢?當我們看到緯來日本台的戰國時代劇,通常第一句都是「戰國時代天下戰亂如麻,所有諸侯莫不處心積慮,想要一統天下…」之類。

但事實真的如此嗎?

首先,當時的天下的確是群雄割據,日本各地大小戰爭不斷,隨時都有各勢力在互相「PK」。小小一個如同台北縣的地方,可能就有數十個小勢力存在。所以,天下戰亂如麻這個前提是存在的。但是讓人懷疑的,就是在這樣的情形之下,是真的所有「有力人士」都想要有一天可以「一統天下」嗎?

這時,蔡桑希望大家回想一下序中所寫的話,開始「遊戲」一下吧。

假設,今天台灣天下大亂,整個島上,分裂成了數十、數百個勢力。而你大概是台北縣新莊一帶的頭頭(就當時信長的所擁勢力和所在位置及經濟力,御家人認為這樣的設定是合理的),你會一開始爬上這個位置之後,就馬上處心積慮,開始「尊嚴活力大建設」,整軍經武,打算有一天揮軍台北市,把浩呆幹掉之後再擺平各地強權,當上台灣第一人嗎?

我想大概不會吧?

首先,你會先面臨你四週的強敵,比方說板橋,或是三重。他們也和你一樣有實力,也是每天虎視眈眈你的領土。在你還沒有收拾掉台北縣周圍的敵人之前,我想你大概很難有餘心餘力去想要打進台北市。並且,最重要的是當你宣言「我要統一天下」的時候,就表示在台灣島上數十數百的有力人士,全都成了你的敵人,每個勢力都是你的對手。而你的統一宣言,更可能讓其他有力人士覺得「什麼東西,也不自己灑泡尿照照」,本來對你沒有敵意的,因為你的這個大志而成了你的對頭。


在這樣的環境下,就可以知道信長的「天下布武」,需要多大的決心和勇氣。信長在早期的表現,就有種種跡象顯示出他有終結亂世的野心。而也因為這樣的野心,讓他不只一次地遇到接近被「圍毆」的困境。而一代鬼才信長,就這樣依憑著他的人格特質和對時代的敏感度,一次又一次地突破難關,最後爬到了「天下人」的位置。

第二個信長的超越時代特質,就是他在和舊勢力對決時接近殘酷的果斷力。


就算你完全不懂日本歷史,只要略略碰過遊戲或是這方面的資料,就知道信長最有名的事蹟就是「燒殺比叡山」。所謂的比叡山,是佛教傳進日本以來的佛教「總本山」。總而言之,就是日本歷史最久而且最權威的佛教山林。這個佛教山林因為和信長作對,信長毛起來就下令把山上的所有男女老少全部殺光,並且放了把火把山上的歷史悠久佛寺全都燒了個一乾二淨。

夠殘酷吧?簡直接近變態吧?

這段信長最引人爭議的歷史,容御家人於後再述。但是小弟要強調的,就是信長在面對舊勢力──或稱「抵抗勢力」,阿共仔們稱他們「反革命」、「反動勢力」之際,發揮出歷史上少見的魄力。當我們看歷史時,這些所謂的守舊派,當然是阻礙社會進步的可惡族群。不過,如果我們用同樣的標準來看現代呢?

只領薪水不幹事的泡茶公務員。佔據農漁會的有力人士。靠關說和「為選民服務」而當選的民意代表…等等。

相信這樣一想,大家就知道所謂的「掃除守舊勢力」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了。如果以宏觀角度來看,這些人當然是有害於大眾的。但是,當我們也是這個社會一員,而這些守舊勢力是我們的親人、或是「好朋友」時,你仍然會犧牲自己的既得利益,堅定支持改革嗎?

相信大家應該會沈思一下了吧。而信長,就是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之下,把舊勢力從社會連根拔起,讓整個日本往前邁進了一大步。

這,不是也是身處現代的我們同樣面對的問題嗎?

信長的這兩個特質,讓他成為了日本的革命代名詞。當然,信長傑出之處不只這兩點。信長的特色還包括了對商業的敏銳度及軍事力的天分。而遊戲一族所稱道的信長,也是以這兩個優點居多。但小弟在本書裏,要呈現給大家一個不是從教科書和電動玩具所看到的信長。而是一個從日本文化觀點、日本社會特質觀點所觀察到的風雲兒織田信長。

事實和想像,通常不會是同一個樣子。就像信長唯一留下的一張寫實素描畫…





歡迎,來到另一個不同的信長和戰國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