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31日 星期二

日本的美學漫畫「戰國鬼才傳」----へうげもの

你可以為了「物欲」而死嗎?
    許多描寫戰國時代的小說漫畫作品群中,「戰國鬼才傳」算是一部異色作品。許多以戰國為題材的作品,不是強調亂世的戰爭過程,就是把重點放在武士的情操、甚至戰爭的血腥等等。不過戰國鬼才傳,卻是把人類永遠的課題「物欲」放在第一位。故事的主角古田織部並不算是個出色著名的戰國武將,不過卻是個出色的茶人,文化素養極高、算是當時的美學主義者。

我不懂陳唐山。

    最近台南的一場立委提名戰,鬧得烽火連天。不但陳師孟、陳唐山兩位前輩出來嚴正抗議,支持者間也是人身攻擊齊飛,派系、通敵等大帽子都祭出來,一時間好不熱鬧。
    其實,在這場大戰之前,老市長和新人間的一場提名戰爭,就已經聞出濃厚的火藥味。
    在網路上,看到有人攻擊個人相當尊敬的陳唐山前輩,更有說他是「派系代言人」的指控。這些紛爭,讓小弟非常的心痛。看到這種情形,讓小弟想起唐山前輩和小弟吃飯時所講的一句話:
    「所以你就知道,這些政治人物講的話實在是不能聽」
    我和唐山伯差了四十歲。他的人生不是我所能夠完全理解的。在美國擔任公職十九年,為了年輕時的理想而拋下在美國的舒適生活,以一介學者之身,投入了政治濁流之中。為了心裏的理念,拼命地說服和自己見識、學識相差何止十倍、百倍的下里巴人們,甚至曾經為了自己進步的政治理念,而被一群無學無品、號稱代議士的貨色們從議會殿堂趕了出去。
     他為了是什麼?
     曾經他放棄了所有更上層樓的目標,只因為危機感而決定再次出馬,卻因為某些人的利益而被打成了利欲薰心的老賊。在面對黨即將分裂的時候,他又毅然決定退出,為了大義支持他認為較為理想的人選。
     有時候,我真的不懂。只要看看他的日常生活,就知道這數十年為台灣的付出,並沒有為他帶來任何的富貴。現在的唐山伯,仍然是在台南新營小小的公寓附近,騎著再老再破不過的腳踏車,只在市政中心擁有一個小小的辦公室,中午仍然吃著再便宜不過的豆菜麵。在我看來,許多人接近他是各有意圖的。但他卻也不斷地願意這樣被利用,為了台灣的付出並沒有為他帶來太多的掌聲,卻因此得到了許多攻擊、樹立了許多敵人。
    在人情義理慢慢從台灣政壇消失的現代,我之所以尊敬這個七十多歲,一般人看來已經是過氣人物的老伯,就是因為他的「敢行敢言」和對「人情世事」的重視。因為他有自己的大是大非,所以在作某個決定可能得罪許多對立側人士時,他從沒有考慮過自己的得失。
    這次的提名過程也是一樣。我不只一次聽過唐山伯說過,其實自己所支持的政治人物,並不是自己所最欣賞的----的確,以他的見識和經歷,在台灣是很少人比他有更廣視角的。但是為了台灣的民主進展和建國的信念,他卻願意去支持他認為較為理想的人選,就算因為這樣,必須忍受複雜人際關係所帶來的惡意攻擊和中傷。
    我敬佩這樣的唐山伯,但心裏卻也存在著一點點的懷疑----
    唐山伯的理想,是完全的民主和獨立的台灣。這當然也是我的夢想。但是看到唐山伯所遇到的無奈和挫折,不禁也讓我想到,如果台灣仍然如此不完全、仍然這麼少人能夠理解陳唐山的高邁理想,那麼…
    如果真的台灣獨立建國了,那麼台灣會是什麼樣的一個新國家?
    個人夢想中的台灣,是一個雖然人口和面積不能和大國匹敵,卻能以開放性、多元性和深厚的文化內涵,在世界村裏得到自己一席之位的小而美文化強國。最近的風波,把我更加推向了自己的矛盾之處。唐山伯的確讓我尊敬,台灣主體意識也因為唐山伯等前輩的無私而有了今天的成果。那麼我們這一代的人,是否該開始思考,如果台灣真有建國的一天,那麼我們要留下一個什麼樣的國家,才是足以讓我們向子孫們自豪的?如果台灣建國了,卻是一個短視近利的淺碟小國,那麼是否就真的所謂「獨立建國」才是唯一的正義,其他都是不必去管的小問題?
    這是唐山伯的課題,也是我們這一代人的課題。
    朋友們不必懷疑小弟對於台灣主體意識的信仰。但就因為這個信仰,才讓我不得不思考這個問題。身為一個台灣人,應該作些什麼?台灣未來應該是個什麼樣的國家?目前,小弟自己並沒有一個確定的答案。也或許,這個問題窮極一生,都是個永遠必須思考、永遠必須追求的終生課題。我不知道陳唐山的視線望向遠方未來的何處,但是作為一個男人、一個台灣人,我不能輸給這個上個世代的巨人,必須找出未來自己的價值、台灣的價值。


    秘書長,有一天我會把我自己得到的答案向您報告的。

2011年5月10日 星期二

時代劇的極緻殘虐美學----「劍豪生死鬥」シグルイ

這套漫畫,是還在稻江教書時的某個空堂,不小心在圖書館裏發現的。
\
    原名的「シグルイ」(SHIGURUI、死狂い)是來自於武士道經典「葉隱」裏的一段:
「武士道とは死狂ひなり、人一人の殺害を数十人して仕かぬるもの」(武士道就是像死一般的狂熱。要殺害一個武士得用上數十個人)

    這樣,大家大概就知道這是部什麼樣的作品了。沒錯,雖然是描寫江戶時代的漫畫,但是內容卻是日本的特異血腥暴力美學。只要看看其中幾集的封面,大概就可以知道內容的聳動:

2011年5月8日 星期日

RIKI-OH----力王,暴力美學的「滴血英雄」

    震災大致穩定了下來,而亦竹也作了許多自己應該作的事(至於作了什麼,有待後記)。所以自己就回到了筑波,繼續我的苦難博論之旅。而在無數的日夜顛倒奮戰日子裏,有時候把原稿交給老師,等待老師修改的時候,小弟有時候會跑到漫畫喫茶裏,暫時沈浸在自己喜歡的漫畫世界裏。




   不知不覺,小弟又開始重看了國中時看過的一部漫畫「力王」。